• <tr id="e9zpr"></tr>
    <th id="e9zpr"><video id="e9zpr"><span id="e9zpr"></span></video></th>
    <th id="e9zpr"><video id="e9zpr"><acronym id="e9zpr"></acronym></video></th>
    <th id="e9zpr"><video id="e9zpr"></video></th>

    
    

  • 赛门首页
    全部行业
    内容加载中……
    赛门服务 在线客服
    您好,欢迎访问赛门国际商贸网![请登录][免费注册]
     
    赛门资讯
    商道学院 >> 案例学堂 >> 正文
    解密:周永康家族的五大财源与四种武器
    我要收藏2014/8/2 11:15:00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通过对公开报道的梳理,媒体整理出周氏家族利益寻租的主要来源领域和主要模式,归纳为“五大财源与四种武器”。周永康是改革开放以来首个被调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官员。“五大财源与四大武器” 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周氏家族的利益寻租,或许将会有更多的故事被挖掘出来。

     

      “你们这帮记者,害我费了那多流量搜了半年,直到今天才知道周滨之父是谁。”7月29日夜晚,腾讯新闻的一条跟帖里,一位网友这样责怪着媒体记者。

     

      让记者们欣慰的是,这个夜晚之后,他们都不用再扭扭捏捏地以“周滨之父”来指代周永康了。在此之前,尽管周滨已经成为无数报道的主角,却没有人点明周滨的具体身份,放在他的名字之前介绍他的身份的,往往只是四个字:“神秘富商”。

     

      周滨已经不再“神秘”,但他如何可以成为“富商”,与他的父亲周永康无法脱离干系。诸多的媒体报道,已经披露了周滨以及整个周氏家族,是如何通过周永康在石油系统、四川省的影响力,聚敛巨额财富的诸多故事。

     

      通过对公开报道的梳理,整理出周氏家族利益寻租的主要来源领域和主要模式,归纳为“五大财源与四种武器”。

     

      五大财源

     

      1、石化

     

      周永康在石化领域浸淫了30多年, 通过对中石油的长期耕耘,周永康培植了蒋洁敏等大量的亲信,保证了自己的利益在离开石化领域10多年后仍能保障。因此,石化自然成了周氏家族的寻租的首选财源。

     

      例如,据财新等多家媒体报道,周滨曾经倒卖过石油设备,从中赚取中介费;周滨以及他的岳母詹敏利成立的中旭系诸多企业,以及传闻替周滨代持的华邦嵩担任董事长的惠生工程,都是中石油的供应商,从中石油手里接过了动辄上百亿的项目单子;岳母詹敏利的德淦石油,就是以1000多万的低价从中石油获得合作项目,转手就5.5亿卖给了东北民营企业家王乐天,净赚几十倍。

     

      2008年前后,周永康的侄儿周峰在四川和青海涉及资源板块投资,与中石油合作投资了鸿丰钾肥公司,以开采钾肥为主营业务。

     

      2、房地产

     

      过去的10年,什么行业最挣钱?毫无疑问是房地产。在垄断的能源行业之外,周家当然不会放过从房地产掘金的机会。

     

      周滨及岳母詹敏利的中旭系,一度与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花样年、佳兆业进行合资,土地储备上千亩。中旭持股10%的四川花样年公司,开发了“锦上花”和“艺墅花乡”等项目,项目中的部分房产,被代理人吴兵提供给来自政法系统等的官员使用。

     

      周家在北京也有房地产项目。周滨岳母詹敏利出资成立的北京秋海旭荣房地产开发公司,拿到了北京市昌平区南口农场NC-01街区公租房项目的承建资格。但周家却没有耐心真地去开发,而是转手将这个项目卖给了其他公司,从中赚取差价,但这个项目的获利具体有多少并不可知。

     

      周永康的侄子周峰,旗下有着宏汉系的一系列公司,在2010年出资1000万元设立成都宏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获得了成都市青白江区的一个建材城项目,项目总投资7亿元,总用地面积714亩。仅两个月后,公司股权就被卖给了四川英祥集团,具体获利也未能披露。

     

      3、金融

     

      近些年,银行总是被指责“暴利”,周家也没有错过这个“钱生钱”的行业。2008年,成都银行采用非公开定向募集方式增加注册资本金200,000万元,其中周滨的中旭系投资公司认购股本7000万股,涉及货币资金人民币17,500万元。后来,据称成都国有企业以高溢价的方式对此进行收购,但具体交易的细节未知。

     

      4、文化旅游

     

      2003年,周滨以2000万左右的价格,将位于四川省阿坝州九顶山的一个旅游项目转让给刘汉旗下的公司。据刘汉的汉龙集团人士称,该旅游项目只值五、六百万元。可是,刘汉说,“只要不是太过分,就答应他。”目的是为了维护和周滨的关系。

     

      周家还涉及了文化板块的生意,2001年中旭系公司之一北京中旭传媒文化有限公司在京成立。此公司多次与演员梅婷持股的公司进行相关交易和合作,其中2007年央视播出的电视剧《温暖》就有周滨的妻子黄婉任总策划。另一家中旭盛世风华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在北京,从事影视投资,参与拍摄电影《康定情歌》、《绝录求生》,并将《资本论》拍成话剧,投资和主办了上海大型世博音乐会。

     

      5、基建

     

      周家有诸多的水电项目,并且集中在周永康担任过省委书记的四川。媒体报道显示,周滨实际控制的中旭系,在四川投资了总装机70万千瓦、投资53亿元的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以及总装机45万千瓦、投资32亿元的革什扎水电站。

     

      2010年5月,国电电力(600795,股吧)(600795.SH)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收购中旭投资持有的四川革什扎水电40%股权,双方协商确定收购价格为1.97亿元。这部分的价格与国电收购同一项目的另外股权的价格有明显的溢价。

     

      中旭还在四川投资过一条成温邛高速公路,总投资约10亿元。成温邛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6480万元,中旭投资有限公司出资51%,但之后成都交投集团斥资2.8亿元收购了中旭投资手中的这部分股权。

     

      以上五大财源之外只是粗略的归纳,在周永康的老家,他的兄弟还经营者、五粮液(000858,股吧)专卖、奥迪专卖等生意,进军白酒业及汽车业,同样获利不菲。此外,报道显示,周家还从事政法系统“捞人”,甚至买官卖官等行当获利。基本可以说,周氏家族几乎涉猎了大部分中国比较挣钱的地上和地下行业。

     

      在这些行业中,周家又是怎样通过怎样的途径挣钱的呢?腾讯财经对其获利的模式,进行了分类归纳,大概将其分为四种模式。

     

      四大武器

     

      1、“官倒”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上世纪80年代就普遍存在的“官倒”,被周家沿用至今,即利用自身的影响力获得某种商品后,再以高价卖出。但不同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官倒”集中在实物上,而如今,周家的“官倒”既有实物,更多是将资产打包进公司,然后倒卖公司股权。

     

      例如,在“白手套”米晓东具体操办下,周滨作为中间人,曾将数批国产的采油树设备销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业公司。此外,刘汉以20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周滨价值只有五六百万的旅游景点。

     

      另外,德淦石油的案例,詹敏利以1000多万的低价从中石油获得合作项目,转手就5.5亿卖给了王乐天;上述房地产行业的多个项目,都是获得土地和开发权后,并没有耐心做开发,迅速地做了倒手买卖,赚取差价;温邛高速公路等项目同样属于这一模式。

     

      2、资本运作模式

     

      上述对实物和公司股权进行倒卖的模式,进化到比较高级的阶段,就是利用资本市场,寻求到交易所公开上市后再套现。

     

      周峰实际控制的鸿丰钾肥,是一家矿产企业,最重要的就是探矿权,四川华油以探矿权入股该公司,作价很低,仅获得该公司10%的股份,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该公司曾经寻求通过借壳成都市国企高新发展(000628,股吧)的方式登录A股,但最终失败。

     

      尽管这一案例失败了,但至少证明周家有过寄望通过资本市场的套现的企图,存在有其他成功上市但目前并未被曝光的案例的可能性。

     

      3、“寄生虫”模式

     

      指的是通过关系,让小企业成为大企业的供应商,从而获得该企业的项目的模式。

     

      周滨的中旭系很多公司,都是中石油的供应商,例如中旭能科主要是为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加油站管理系统各省级销售公司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工作与实施管理工作。

     

      此外,传言替周滨代持(未证实)的华邦嵩担任董事长的惠生工程,也同样获得了中石油的大量项目。2009年,惠生工程拿到了国内一次性单体投资最大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即中石油四川炼油一体化项目的PC(采购和施工管理)总承包商项目,这一单个项目总投资额高达近380亿元。

     

      4、“正常经营”模式

     

      这种模式,指的是周家暂时未被媒体曝光存在利益输送可能性的一些生意,这些生意并不在周永康有着强大影响力的石油领域、四川省或者政法领域,看起来只是“正常经营”。例如,周永康的兄弟在老家江苏无锡获得了五粮液的经营权、奥迪汽车的专卖权,以及中旭系的文化板块的很多项目,目前不能证实一定与周家的权势有关,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白酒、汽车以及文化产业,都是利润率较高的行业,并不是非常容易进入。

     

      这四种寻租的“武器”,既有比较低级的“官倒”,也有与时俱进利用资本市场的高级武器;既有进入周家有明显影响力的行业的并不光明正大的“寄生虫”模式,也有相对可以坦然示人的“正常经营”模式,可以印证周家在寻租手段上的多样化。

     

      此外,四种武器中,用得最多的还是“官倒”,无论是实物,还是项目、公司股权,周家往往并没有耐心去真正地经营,而是采取简单的倒卖的方式牟利,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出周氏家族“干一票是一票”的心态。

     

      周永康是改革开放以来首个被调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官员。 “五大财源与四大武器” 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周氏家族的利益寻租,或许将会有更多的故事被挖掘出来。

    已有  位网友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更多关于 的资讯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表单加载中...




    赛门首页 - 广告服务 - 信用通 - 客服通 - 服务条款
    全胜棋牌官网下载